大学生活网:中国校园信息知名门户网站,为您提供大学生生活服务!

同类栏目

你的位置: 主页 > 校园生活 > 生活随笔 >

石琳琳:指尖起舞,板上生花

2015-09-01 09:29  大学生活网  我要分享  字号:T|T

大学生活网 讯

八月的天气,阳光如绵,微风轻飏,我们行走在聊城市东昌府区堂邑镇许堤口村的乡间小路,与连片的绿色扎根于这片黄色的热土中,带着一丝忧虑、带着一份期盼。

怀着夜色如梦,是孤独者的身影。几盏灯火,映照着佝偻身躯,蝉鸣虫息,只听得刀刻木板的窸窣。这是木板艺人的写照。这天我们宣讲团成员一行来到东昌府年画刻版艺人栾喜魁爷爷家,一进门便受到栾喜魁爷爷和他儿子栾占海的欢迎。栾喜魁爷爷精神矍铄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据了解他的儿子近些年也专心跟着栾喜魁学做刻版的手艺。在我们眼中、心中对栾喜魁爷爷很是敬佩但栾喜魁爷爷却很是平静,没有太多的骄傲,仍旧保持着老人的乐趣。

靠着窗户的两个方桌是栾喜魁和儿子的工作台:两台风扇相向而吹,工具刀或者零落在玻璃板桌面或者静置在笔筒,墨汁、塑料瓶里装着秘密,眼镜木屑错落有致洒在桌面,仿佛闻得到梨木香气。哦,对了,还有那台小收音机,安静的立在桌面。两人此刻正是在准备雕刻“水浒一百零八将”,看着他们风格不同,栾喜魁爷爷沉稳,手握刻刀旋转木板精细的刻着每一个曲折;而栾占海像是刀下生风刻着木板上的水浒英雄。

关于木版年画栾喜魁抑制不住对它的喜爱,给我们聊起了栾氏五代刻版的故事,其实能够想象一家人有祖传的事业是多么荣光的一件事,未开放思想的我们带着些许迷信些许对传统的追念来看待年画,让这一文化遗产兴盛,但文革时期的“破四旧”造成了巨大的思想混乱,年画因为带有迷信色彩而备受冷落。如今靠刻版维生的日子越来越艰辛,经济效益并不是很好,因此吸引不了太多人来学习这门手艺。并由此引入到刻版的继承人问题,他告诉我们有些学生也来过并跟着栾喜魁爷爷学过一阵子的刻版,但是并没有人真正将它作为像是栾喜魁爷爷一样当做一辈子的事业来做,大多浅尝辄止。

现代社会的各个层面在不同程度上否定传统价值体系和生活方式,新生活方式和新文化类型的建立,传统社会与现代社会在核心价值体系及延续性方面出现实质性解体和断裂,导致人们对传统文化所形成的记忆的断裂和消失;市场经济的飞速发展也带给人们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的倾向,文化遗产内在价值被忽略;然而政府保护也在不同层面上出现“模式化”重结果而不重过程的情况。种种加之,木版年画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一项传承形势不容乐观。

木版年画的传承和发展中产生的诸多原因,还有待调查,但有一点确定的是还需要切实可行的办法去保护这一文化遗产,还需要大量的工作去做。

八月中旬的晌午阳光刺眼,也让人心里滚烫。

    相关阅读:

    以上内容对您是否有用?

    是,这文章不错 √
    否,这文章很差 ×